全民直播进入收割期 映客将带走谁的蛋糕?

2017-09-11 04:22

  只有在退潮的时候,才会发现谁在裸泳。随着直播行业的生长期结束以及大家普遍认可的下半场开始,那些浑水摸鱼的不具备竞争力的公司,正在行李黯然离场。而具备了行业壁垒和资本实力的优质基因公司,则可......

  只有在退潮的时候,才会发现谁在裸泳。随着直播行业的生长期结束以及大家普遍认可的下半场开始,那些浑水摸鱼的不具备竞争力的公司,正在行李黯然离场。而具备了行业壁垒和资本实力的优质基因公司,则可以扫清行业障碍,重写市场格局。

  9月4日映客交出的最新一份靓丽财报,以超出预期的利润率再次论证了这一命题。直播的下半场谁能收割最大的蛋糕,答案已经越来越清晰。

  2017年上半年,各大直播行业协会相应成立,行业平台规范的同时,网信办、文化部等国家部门对于直播行业监管也越发严格,几乎所有知名的直播平台均被有关部门点名查处过。尤其自今年4月以来,行业监管力度与频次开始提高,行业抽检已成常态。直播开始告别生长,行业门槛在不断提高,让想通过擦边球的直播平台开始寸步难行,行业成熟与规范。

  公开资料显示,仅仅2017年上半年,直播行业就有73家平台因为各种原因被清理或者关闭。之前过度增长无序发展所酝酿的危机面也被不断放大,进而触发监管机制。与此同时,内容高度同质化、平台定位模糊和盈利模式不明等弊病,也让绝大多数直播平台无法享受到红利就开始面临倒闭。

  一时之间,直播行业有些惶惶,甚至有声音指出,这个行业的红利期已经消失殆尽,之前圈地成功的映客、YY等早早地确立了江湖地位,其他公司很难再有机会超越。与之相符合的事实是,今年2月,因A轮融资不力,估值5亿元的直播平台宣布倒闭;同月,因乐视资金短缺,章鱼TV遭主播讨薪;随后斗鱼直播又被业界爆出巨亏7亿的惊人消息……但与此同时,中国最大的网红经济平台今日网红发布的一份《2017直播行业半年报》中的数据却可以看出,排名第一的映客流水则依然高达21.88亿,排名次席的花椒流水则为12.147亿。值得注意的是,排名前五的平台合计半年流水高达42.373亿,据此可以推断,直播行业前五名全年流水依然有望突破百亿。数据显示,整个行业出现了泾渭分明的格局,强者越强,大者恒大的“马太效应”愈发明显。

  9月4日发布的映客最新财报显示,2016年该公司营收为43.37亿元,净利润为4.8亿元,而今年第一季度营收为10.35亿元,净利润为2.4亿元,超越了去年同期的幅度,甚至已经与刚刚走过8年历程王者归来再次崛起的微博相比肩,后者在市值突破200亿美金之后,今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约为3.1亿元。而映客近期才刚刚度过自己的2周岁生日。

  直播行业格局既然基本确定,行业则彻底进入洗牌和收割期。那么必须具备哪些要素的才能下来?有业内人士总结出几大规律:资本助推,社交属性等作为基础必不可少,而网红主播、打赏土豪数量,用户活跃度,赏金机制,成本控制能力等,则是每一家直播平台的不同维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新发展报告(2017)》指出,直播用户规模上,至2016年12月,达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月活跃用户高达1亿。在市场规模方面,网络直播生长空间巨大,预计2020年将长成千亿级大产业。此外,直播的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约90亿涨至2016年的约150亿,增幅高达67%。

  一直播负责人雷涛认为,未来直播会成为所有平台的标配,不管是、、应用,都会提供直播内容。直播未来最大的前景在于和所有垂直领域的结合。在他看来,如今要想成为直播大平台,有两个必要条件必须满足:第一是大的流量能够解决,第二是必须自带社交关系。

  而在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看来,单纯做直播的模式去年8月份已经见顶了。2017年是把直播工具运用于各行各业的开始,也就是做“直播+”模式,用于教育、医疗、娱乐等各个行业,用直播去完善其他行业的业务和服务,这样才能获得最好的。

  旗下拥有多家短视频、直播平台的天鸽互动公司CEO傅政军指出,直播行业开始整合与兼并应该是大势所趋,中小平台现在难自己实现IPO,趋势就是合并。与出行领域类似的是,直播、短视频行业其实都是巨头混战,但最终市场只能容下2-3家盈利品牌。

  或许正是英雄所见略同,直播行业的领军企业映客决定提早进行资本运作,将自己48.25%的股权出让给业内最大的咨询公司之一宣亚国际。映客的举动曾经一度被业界看不太懂,但也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为了提早建立行业壁垒,映客需要更多的战略布局,进而实现更多的行业野心,或许下一个举措就是收购同行业的竞争对手,扫清称上的障碍。

  映客的模式一开始让人看不懂,是因为其始终保持的直播app,面对来势汹汹的挑战者,映客丝毫不落下风,映客有着自己趋于闭环的商业模式,不依附流量巨头,却可以实现百万日活,映客的APP在业内长期排在榜首,自身造血能力远远超过依靠流量导入支撑的同行竞品。相对来说,映客的用户都是自己直奔映客品牌而来,粘性非常之强,很难被其他平台抢走,而依靠流量导入的直播平台用户群体则不够稳定,非常容易出现断崖式下跌。

  而正是因为始终保持,映客具备了更大的战略价值和变现能力。此外,映客不签公会,“我们永远用的是素人主播,正是因为这样一个策略,让一批人真正的以社交,以文化为目的的高端用户人群,才会在我们这边待下来,才会形成映客的一个氛围,既了平台的公平性,实际上也保障了更多的利润。”

  仅仅今年第一季度,映客的净利润就有2.4亿之多,映客为什么这么能赚钱?这是因为映客率先突破了单靠打赏变现的直播平台模式——“直播+”。直播+公益,直播+教育,直播+旅游,直播+体育...一场“直播+”而引发的跨界联合俨然成为移动直播行业转型发展的契机。梅花创投合伙人吴世春曾说,今年直播会更加深入到互联网的各个领域,继续成为各个平台创收、变现、造血的一种标配方式。直播是内容变现的“利器”,只要这个属性存在,资本就会持续进入。

  当一个行业的风口出现,诸多公司纷纷杀入之时,恰恰是酝酿风险的时候。当资本阵营集体出手,中小玩家便不再有任何翻身可能。在映客对未来形势作出精准判断,并且闪电进行了资本运作后,腾讯也对外,将拿出10亿元专项资金支持直播内容生产者。腾讯原有的QQ、腾讯视频、天天快报等腾讯旗下平台原有的直播版块将全部接入NOW直播。

  BAT行业大佬开始收割和建立各自的直播小山头,显示出已经对整个市场觊觎多时按捺不住的心情。一旦在巨头们的支持下,直播行业上演共享单车、出行行业那样的补贴大战,则是市场收割期完成,江湖座次排定的标志。

  由于网络直播牵涉面广,相关的法律法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面对混乱不堪的直播市场,行业深度洗牌过后依然能立于不败之地的,一定是那些规范经营、同时具有差异化竞争优势的平台。

  在拼流量、拼补贴的秀场时代,直播行业过得风生水起,映客都对此乐此不疲,并且也充分享受到了第一波直播行业的红利,而YY和陌陌做的是娱乐直播,斗鱼、虎牙等平台做的是游戏直播,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娱乐用户的付费习惯比游戏用户要强得多。但即便是娱乐用户,哪家平台的粘性更大,更加具有生态链和圈层特征,也是泾渭分明的态势。

  2017年上半年,直播行业APP的用户规模呈现出持续下滑的趋势,同短视频行业类似,很多超级APP如淘宝、优酷、陌陌、今日头条等也新增了直播功能或者出直播产品来拓展和吸纳直播类的用户,这也变相加剧了直播赛道的市场竞争。

  在今日网红公布的调查数据中,直播平台前三强,映客、花椒的赚钱能力远远领先于其他平台。在上半年各自平台的前10000名打赏土豪数据中,映客平台的土豪总打赏金额为惊人的33.67亿元,遥遥领先于其他平台,甚至超过了第二名花椒和第三名一直播的总和。

  即便按月份来看平台月流水总额,也可以发现映客每月的流水都在3亿元以上,花椒则很难有追赶的机会,几乎稳定在第二名的上不动。映客的赚钱能力如此之强,或许与几个举措有关。一是2月份映客购买王者荣耀直播权,这款罕见火爆的游戏风靡业界,不仅让出品方腾讯收钱收到手软,也让泛娱乐平台进军游戏直播后赚的盆满钵满。因此还引起了花椒等平台跟进类似举措。

  而随后映客宣布推出自行开发的“直播平台”,也可让所有APP在一周内接入直播功能,这标志着直播平台工具化。从封闭到,从独享到共享,直播行业的生产力或许将得到再次提升和解放,这也引起了一直播、六间房等也纷纷跟进推出“平台战略”。

  映客直播创始人、CEO 奉佑生认为,直播行业的未来应该会向三个方向发展。一是社交立体化,更具社交功能的产品会持续获得关注;二是内容多元化;三是垂直细分化。而映客已经提早在这三大领域做了布局和探索,随着资本的助阵,相关部门越来越完善的监管下,浑水摸鱼的公司逐渐退出了市场竞争行列,而细分内容融合与创新,模式领先并且赚钱能力一流,同时获得资本助推的公司已成为整个直播市场良性发展的核心推动力。

  不仅如此,直播行业的生态创新、商业模式的变现、企业社会责任展现等,都需要领先者摸索和尝试,不断试错实验,付出相应的代价和成本,但一旦验证成功,将会给整个行业做出表述,推动直播市场在优胜略汰、洗尽铅华后能更加健康的发展,这也是映客们带来的最大价值和意义。